1. 首頁
  2. 文化
  3. 內容

父愛如山 □周道海

日期:2019-06-14 人氣:5491

    父親在世時,我一直認為父親對我很嚴厲。我至今清楚地記得小時候父親拿棍子打我的情景,記著父親從來都沒有過笑容的臉龐。父親的嚴厲就是這樣一直伴著我成長。

    1987年,步入高中校門的我每到周末都要步行30多里的路程,翻山越嶺的回家取些咸菜帶到學校。但有一次,我還是向父親伸手要錢。父親一言不發。當新婚的嫂子拿出剛剛收到的賀禮錢遞給我時,父親卻發怒了。在父親的怒聲中,我的淚水隨著風飄落在身后。沒過兩天,父親突然來到學校找我。這是我一生中記憶最為深刻的一幕。從小學一直到高中,父親從沒有去過學校看我。父親站在教室的走廊里,透過窗戶往教室里尋找。我發現后立即跑出教室把父親接到宿舍。父親說剛剛賣完油菜籽,送點錢過來。父親臉上堆滿了慈祥的笑容,從腰包里掏出一卷零碎的鈔票遞給我。此時,我早已從被父親呵責的委屈中走了出來。中午,我從食堂給父親打了飯,買了最好的菜,又央求賣菜的師傅給了我一勺鹵湯。我把那勺湯全部拌進父親的飯里。父親默默地看著我所做的這一切,噙著淚水吃完了飯。父親走的時候,我一直送到水陽江的渡口。看著父親站在船上漸漸地遠去,我的眼淚傾瀉而出。

    1990年11月,因幾分之差高考落榜并在村小學任代課老師的我決定去當兵。要走的那天晚上,父親讓我和他一起睡。我的雙腳被父親一直摟在懷里。原本認為已經長大成人的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小很小。我在心里撒著嬌,盡情享受著這遲來的父愛。

    1996年10月,我結婚了。我把這個喜訊告訴給父親。父親讓大哥給我寫了一封信,告訴我他不能來參加我的婚禮,路程太遠了。我知道除了路程遠是一個理由外,另一個父親沒有說的理由就是他怕花去那一筆不小的路費。婚后第三天,我就帶著妻子回老家看望父親。3年不見,我的父親已經滿頭白發,瘦弱不堪。為了讓老人高興,我和妻子帶著父親第一次出門旅游。在廣德太極洞、在宣城敬亭山、在夏渡鱷魚湖,每到一地,父親都要自豪地向和他攀談的游客介紹他當軍官的兒子。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父親嚴厲的那一面已經不復存在,有的只是兒子給他帶來的自豪。

    1999年9月,父親說想我了。父親千里迢迢地來到東北。這是父親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來部隊看我。我的父親從火車上走下的那一剎那,我真的有一種撕心的疼痛。父親佝僂著腰,在出口處焦急地等我。60多歲、身患疾病的父親是坐著硬座,在火車上整整熬了30個小時來的。我心疼地摟著我的父親,就像當年父親把我的雙腳抱在懷里一樣。

    父親在部隊住了幾天后,就一直住在岳母家。許多年之后,我還為那次沒有很好地照顧父親而歉疚,如果當時我們有自己的住房,父親也許不會著急回老家的。我和妻子擠出時間帶父親去沈陽一個朋友空置的房子住了幾天。那幾天,我陪父親逛遍了沈陽。在故宮的龍椅上留影,在南湖的荷塘邊小憩,在繁華的大街上散步,在安靜的夜晚欣賞家鄉的黃梅戲。父親說,我是他最孝順的兒子。我卻說,我是欠父親最多的兒子。父親待了一個月后,執意要走。盡管我一再挽留。父親說他想他的孫子、孫女。我知道,最大的原因,還是父親怕影響我的工作,住的也不方便。

    我送父親走的那天,天氣出奇地晴朗。仲秋的陽光是那樣的和煦溫暖。父親像孩童一樣一路不停地和我嘮家常。在街頭的小攤上,我給父親買了一兜桔子和一袋蘋果,我們坐在路邊的圍欄上,邊吃邊議論著老家的水果怎樣好吃。那一天,父子情感深深,其樂融融。陽光下父親開心的笑容,一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把父親送上火車后,我就穿過通道坐上回撫順的列車。兩輛列車隔站臺相望。我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見父親。我發現父親把臉緊緊地貼在車窗玻璃上,向外尋找著什么。我的心一酸,看看還有3分鐘才發車,立即瘋了似的跑下車箱,穿過通道,跨上火車,奔到父親的跟前。我看到父親的眼淚一直在臉頰上流淌。我深深愛著的父親呀,現在我才領悟到我是多么希望能永遠生活在您的身邊,守候著您。

    2002年春節,我帶著妻子、女兒回到老家看望父親。雖然我越來越有能力回報父親,可是父親卻越來越老,越來越不能享受這份孝心。在老家的那些日子,妻子和我經常圍在父親的身邊。每次去哥哥家吃飯時,我都會把父親背過去。背著父親走在在彎彎的山道上,窄窄的田埂上,泥濘的小路上,我感到無比的幸福。背父親出來曬陽光,背父親去哥哥家吃飯,背父親出門看風景,是我最快樂的事情。

    2004年4月,我參加了聯合國赴利比里亞維和行動。9月28日,我到利比里亞首都蒙羅維亞執行任務。完成任務后,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通過“聯利團”因特網給老家打了個電話。在戰亂的國度里,我竟然打通了越洋電話,聽到了父親的聲音。可是,我沒有想到,這個電話竟是父親留給我的最后的聲音,是父親的遺言。

    3個月后,當我走下飛機弦梯,回到祖國的懷抱,立即打電話向父親報平安時,病危的父親已經說不出話了。父親憑著對我的牽掛,一直支撐著自己和病魔整整爭斗了37天。因為他惦記著兒子,他擔心著兒子的安全。當死神一次次逼近父親時,他總是奇跡般地又活過來。在父親第二次病危時,帶著女兒回老家的妻子一直守在父親的床前,聽著父親交待了所有的后事。哥哥告訴我,父親是在聽到我打電話說已經回國了的聲音后才離去的。因為他清楚地看見電話接通后,淚珠從父親的眼角緩緩涌出。 


    你覺得這篇文章怎么樣?

    00
    金钱豹走势图 七星彩17141期规律图 私彩技巧 新浪股票行情 江苏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 亲朋棋牌手机充值官网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坐标双色球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系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高频彩合买 可以赚钱的App攻略 山东老11选5 双色球彩票公式网 运营商加盟的小店子靠什么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