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獻禮祖國70華誕
  3. 蹲點調研
  4. 內容

歲月如歌 你低吟淺唱 我輕聲來和 □文/攝 徐晶 本報記者 李佳寧 孫瑩

日期:2019-06-21 人氣:590

王桂杰正在對入山人員進行檢查。

顧躍文幾聲“啰啰啰”的吆喝,林子里的小豬崽就撒歡地往家跑。

    人生之路跌宕起伏,如同一首歌,有歡快的音符,也有憂傷的節奏。新林林業局富林林場沙蘭山管護站職工顧躍文和妻子王桂杰就是這樣,他們夫唱婦隨,17年如一日攜手綠水青山間,用拳拳的赤子之心演繹了一首動人的歌……

    六月的新林,群山吐翠、鳥語花香。呼吸著林間清新的空氣,記者前往距新林區址大約40公里的富林林場沙蘭山管護站。因為昨夜的一場大雨,本就坑坑洼洼的土路更加顛簸難走,用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才最終到達。

    一下車,記者就看到兩扇關閉著的大鐵門高高聳立在萬木叢中,同行的富林林場黨支部書記袁建昆告訴記者,這個管護站是進入富林林場施業區的第一道屏障,作用至關重要,由林場職工顧躍文和他的妻子王桂杰兩個人駐守。

    “想要通過這兩扇大鐵門,不管是誰,都必須要過這兩口子的關!”袁建昆語氣中帶著夸贊。

    “帶沒帶煙?”“揣沒揣火?”“防火通行證給我看看。”“跟我去做個入山登記!”

    果然,在大門口,顧躍文手持安檢儀,嚴格地對記者一行進行了檢查。

    這么認真!好像乘飛機過安檢!檢查過后記者與顧躍文攀談起來。

    “有沒有進山手續不全,還要硬闖的?”

    “嘿嘿,想闖他也闖不進來,我不開門他有啥招。”

    “那會不會發生沖突?”

    “肯定有不樂意的啊!他們說啥我不管,反正不合規定就是不能進。”

    顧躍文慢聲慢語地回答著記者的問題,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了解了一些基本情況后,袁建昆說:“老顧啊,你養的森林豬咋樣了?帶我們去看看啊!”

    “大姐,你們養了多少頭森林豬啊?喂飼料還是就放到山里讓它們自己找食吃?”記者隨著一行人走到管護站后院,和王桂杰邊走邊聊了起來。

    “平時豬崽都放到林子里隨便跑,一天喂三遍笨飼料,到點一喊它們就都回來吃了。”王桂杰告訴記者,今年一共養了15頭森林豬,一開春,林場就先幫著他們聯系預訂,預訂了多少就養多少,到秋預訂的人來取豬時直接給錢,不用愁賣不出去。

    那邊,顧躍文正沖著林子“啰啰啰”地吆喝著豬崽們回來,這邊,記者與王桂杰親切地聊了起來:“大姐,你們哪年來的管護站啊?”

    “1989年我就跟他來林場了,那時候我20歲、他25歲。2002年到現在我們倆就一直在這守著,以前叫檢查站,就在前面14公里那的一個小房子,后來林場又在這建了新的管護站,我們就搬過來了。”

    “其實,桂杰他倆挺寂寞的!夏天還好點,畢竟來往的車輛多,偶爾還能跟過路的人說上幾句話,我們來回走也能給他們捎點生活上需要的東西。冬天要是趕上大雪封山,他們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他們經常半個多月連個人影都見不到。”袁建昆對記者說。

    為了排解夫妻二人的寂寞,林場鼓勵、扶持他們養點豬啊雞啊的,解解悶兒,沒想到這夫妻倆勤勞肯干,干啥像啥,把家畜家禽飼養的可好了,特別是他們養的森林豬供不應求,大半年下來就能收入一萬多塊錢。

    “今年我還養了24只溜達雞、12只鴨子。又在后院種了苞米、豆角、茄子,到七八月份就能吃了!到時候你們要是能來就好了。”

    看著王桂杰期待的眼神,記者心中一軟,馬上點頭承諾:“來!我們還會來回訪的,這次我們是要去林場采訪撲火隊員,等我們再來時專門采訪你和大哥,陪你在這住上兩天,咱們好好嘮嘮嗑。”

    “行!到時候我給你們烤苞米、煮雞蛋吃,我家的老母雞下的蛋可香了!”50歲的王桂杰瞬間高興得像個孩子。

    “大老遠的,路又不好走,你們累壞了吧?快進屋坐會兒。”王桂杰熱情地張羅著,拉著記者的手就往院里走。

    他們的小院整潔干凈,一看就是“正經過日子的人家”,一群毛茸茸的小雞崽兒、小鴨崽兒正擠在房檐下曬太陽,被顧躍文吆喝回來的小豬崽也都在豬圈旁撒歡。在他們的“工作間”里,窗臺上擺著許多花花草草,墻上張貼著管護站示意圖、檢查站各項制度和防火責任狀,一本厚厚的森林防火檢查站記錄簿擺在一張小桌子上,上面詳細記錄著入山的車輛、人員、時間、事由等信息。“工作間”右側區域一分為二,前面大些的是臥室,一鋪小火炕、一臺電視機、一個小儲物柜就把房間填得滿滿當當,后面是一個狹窄的廚房,柜子上面擺著鍋碗瓢盆,地上放著一盆泡著水的米。他們的“家”雖小,但是過日子的物件樣樣齊全。

    “大姐,你們這小日子過得挺有樣兒啊!這是準備要包粽子嗎?”

    “嗯哪,這不要過端午節了么,應應節氣唄!雖說我們是住在山上,但也不能總是對付著過日子,你們過的節我們也都過,過年時我們也貼對聯、放鞭炮、包餃子。”王桂杰的話,聽著讓人心里酸酸的。

    “冬天這里也不能離開人,我們要看護好這片林子,檢查、巡邏有沒有盜采興安杜鵑、盜獵野生動物的。”

    王桂杰還告訴記者,每年開春后的防火期、采山季,都是他們的“忙季”,每天早上三四點就有人進山,有時候到晚上十一二點還有車出去,過一輛就得去檢查一次,開一次大門,他們晚上基本睡不了幾個小時的覺。再加上平時兩個人得換班去沿線巡邏,還得照顧這些雞呀豬呀的,一天到晚也是緊忙活。

    說到顧躍文再有5年就能退休、兩人可以下山享福的話題,憨厚淳樸的顧躍文說:“就算退休了,領導要是還讓我在這干,我就不走。”

    “大哥說退休了也不想走,怎么辦?”

    “他不走,我就在這陪著他唄。這么多年我們倆沒分開過,也一直都沒離開過這,這就是我們的家。”王桂杰笑著對記者說,老夫老妻的他們,眼中依然流露著滿滿的愛意。

    “大哥,你和大姐的青春都奉獻給這大山了,有委屈的時候嗎?”

    “沒啥委屈的,我愿意在這守著。林場把這么重要的工作交給我,我就得好好地看好這道門,護好這片林。”顧躍文說,這幾年,林場為他們修建了管護站,安裝了太陽能,還配備了交通工具,現在管護站有電有網能用微信,晚上有空了還可以看看電視,和外地的親戚打電話聊聊天,沒啥不滿足的。

    這里,藍天白云,群山環繞,鳥鳴林間,和煦的微風徐徐吹來,空氣中彌漫著野花野草的香氣。如果只是短暫的停留,會有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可是,17年,日復一日、周而復始地過著這樣單調的生活,誰又能不寂寞!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天,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由于記者一行還要趕往下一個采訪目的地,大家與顧躍文、王桂杰夫婦合影留念、一一握手道別后就又出發了,在汽車行進到轉彎處回頭望去,只見兩個橘紅色的小點還留在剛才告別的地方……

    “這夫妻倆真是不容易!他們沒有兒女,雙方老人也早沒了,又因為常年駐守在山上,沒機會交到朋友,他們的生命里除了對方,就只有這份工作了。”袁建昆不由感嘆。

    袁建昆還告訴記者,顧躍文、王桂杰夫妻倆十幾年如一日協助林場負責這片森林的資源管護、森林防火、動植物保護等相關工作,從沒有發生過漏查缺崗的現象。最可貴的是,他們從來不在乎有沒有人知道他們,從來不要求名和利,就這樣無怨無悔、盡職盡責地默默駐守在管護站,把這片林子交給他們,林場特別放心。

    聽著袁建昆的話,記者深感遺憾,遺憾停留的時間太短,短到還沒來得及問問顧大哥,他在森林里巡邏時遇沒遇到過危險?沒問問王大姐喜歡什么顏色、什么款式的裙子?沒問問他們在共度半生的流年中,是怎樣的相濡以沫,是如何的同心同德,才把這樣的清苦變成了甜!

    下次吧,下次來,一定陪他們一起熱熱鬧鬧地吃頓飯,和大姐躺在小炕上嘮個通宵,聽聽他們和這里的山、這里的樹的故事。還有,來的時候要帶上染發劑,大哥、大姐的頭發都已經半白了……

    你覺得這篇文章怎么樣?

    00
    金钱豹走势图